当前位置:百宝旅资讯伊拉克频发恐怖袭击 反恐形势难言乐观
伊拉克频发恐怖袭击 反恐形势难言乐观
2022-07-22

核心阅读

中东很难真正平静。炮火纷飞的叙利亚停火不到一天,毗邻的伊拉克又传出恶性恐怖爆炸的巨响。伊拉克日益严峻的安全形势引人关注。

爆炸频发,无辜平民伤亡惨重

2月28日,伊拉克内政部官员表示,首都巴格达东部什叶派聚居区萨德尔城一处人流密集市场,当天先后发生两次爆炸事件,造成至少53人死亡、117人受伤。由于当时市场内人数众多,估计死亡人数还将进一步上升。事件发生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发表声明,宣布对此次袭击事件负责。

另据法新社报道,同一天,“伊斯兰国”武装分子还袭击了位于巴格达西部20公里处阿布格莱布镇的一个军事哨所。在与伊安全部队进行激烈交火后,“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曾一度控制了这个哨所,至少8名伊安全部队人员在交火中阵亡。另外,“伊斯兰国”当天在巴格达以西50公里的费卢杰镇也发动自杀式汽车炸弹袭击,造成14名伊拉克警察死亡、25人受伤。

近一段时间来,伊拉克安全形势有恶化趋势,恐怖袭击频繁发生。2月初,联合国驻伊拉克援助团发布了最新一期的统计数据,今年1月,除安巴尔省以外,发生在伊拉克境内的恐怖袭击、暴力和武装冲突共导致849人死亡,1457人受伤。除此之外,另有359名伊安全部队成员遇袭身亡,293人受伤。据联合国驻伊拉克援助团与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共同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1月1日至2015年10月31日期间,伊拉克因恐怖暴力造成至少18802人死亡,36245人受伤,有320万人在境内流离失所,其中包括100多万学龄儿童。

在最近发生的数次恐怖袭击中,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武装分子从其在伊北部的控制区域长途奔袭,对军事和安全目标直接发动打击,说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军事攻击能力和发动恐怖袭击的险恶用心不能小觑。

化整为零,极端组织趁机坐大

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目前控制着伊拉克西部和北部大片领土,并在多个省份与伊拉克政府军激烈交战。伊拉克外长贾法里此前表示,恐怖分子曾占据伊拉克55%的国土,但现在他们控制的国土只剩19%,“要在2016年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彻底赶出伊拉克”。

2015年年底,伊拉克安全部队收复了安巴尔省首府拉马迪市,在正面战场同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较量中逐渐占据优势。但目前“伊斯兰国”武装主力尚存,而且大有“化整为零”的趋势。同时,伊部分城镇还处于“伊斯兰国”的控制之下,各地相互牵制,给政府军收复这些地区造成很大困难。可以预计,短期内伊拉克反恐形势难言乐观。

“‘伊斯兰国’实施的自杀式爆炸袭击是对近期战场上失败的反击。”伊拉克总理阿巴迪第一时间在社交媒体上发声斥责恐怖分子:“这伙暴徒在节节败退之后向平民发动袭击,他们在战场上已经丧失了主动性。”一些分析人士也认为,当前伊拉克政府军正在逐步收复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占领的地区,后者试图通过一系列报复措施扭转颓势。虽然国际社会对以“伊斯兰国”为首的恐怖主义势力进行了持续打击,特别是针对他们的军事行动还在继续,但恐怖组织发动袭击的能力尚未被真正削弱。

“伊拉克安全局势饱受‘伊斯兰国’武装分子侵扰。在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盟加大对‘伊斯兰国’的打击力度,帮助伊政府军收复中部重镇拉马迪以来,战场形势开始向对伊政府军有利的方向倾斜。然而,由于政府军作战能力有限,现在就认为‘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已丧失主动权,未免有些轻率。”埃及金字塔政治和战略研究中心国际关系研究员赛义德·拉文迪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沙特《生活报》2月29日报道称,目前伊政府军解放费卢杰的攻势因巴格达安全形势恶化而受到影响。报道援引一位军事专家的话说:“在无法保证首都安全的情况下,解放费卢杰的军事行动将充满风险。”

冲突加剧,美国干涉难辞其咎

除了咄咄逼人的“伊斯兰国”武装之外,教派冲突、分离主义倾向等问题同样困扰着本已十分脆弱的伊拉克局势。此次恐怖袭击的发生地萨德尔城不仅是什叶派穆斯林聚居区,而且是什叶派民兵组织“迈赫迪军”的重要据点。“伊斯兰国”针对该目标的袭击,势必会加剧教派矛盾,甚至挑动什叶派武装人员对逊尼派采取报复行动。赛义德·拉文迪说,目前什叶派穆斯林占多数的伊拉克宗教冲突“一触即发”,而对于消弭争端、维护稳定,伊拉克政府一直显得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鉴于伊拉克安全局势的最新发展,美联社称美国政府正在考虑调整战略,让美军更多参与前线战事,包括出动“阿帕奇”武装直升机支援地面,或派遣美军军事顾问深度介入伊拉克地面部队的行动。然而,一些中东专家认为,伊拉克乱局的根源就是美国错误的中东政策和“反恐”双重标准。尽管美国宣布伊拉克主要战事结束已近13年,美国从伊撤出全部作战部队也有4年多了,但伊拉克的教派冲突、民族矛盾并未得到缓解,经济重建进展缓慢,人民生活水平无法提升,而极端组织的借机坐大和趁火打劫,使伊拉克的乱局越发难以收拾。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这些问题将成为影响和制约伊拉克和平稳定与社会转型的复杂因素。(记者 刘水明 王云松 韩晓明)